返回

仙气冲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hsljy.com
     仙气冲天 (第1/3页)
    

阿保机问道:“那朔州离此远吗?”

卢文进向南一指,道:“不远,翻过南面的山脉便是。”

阿保机急切道:“那我们就即刻发兵,直取朔州。”

卢文进邀功心切,昨日夜里,已经想好了进军路线和作战策略,此时听到阿保机说即刻便要进军,心下暗喜。

卢文进摇了摇头,献言道:“向南去虽然很近,但那道山脉绵延几十里,且关隘重重,骑兵过境非常不便。”

阿保机立即黑了脸,问:“那你说,我们该怎样入关?”

卢文进略迟疑,建言道:“绕道云州。”

曷鲁道:“绕道云州?那可是要多走上千里路呀。”

卢文进点头称是,道:“我与云州留守高行珪是好友。当年,我俩看到刘仁恭父子气数已尽,虽降入李嗣本。我来见皇上,就是找高行珪借的道。此时,我若率所部去找高行珪,言说皇上嫌我兵少,不愿收留我,高行珪必放我入关。皇上大军随后赶到,有我作内应,云州唾手可得。”

听了卢文进的话,阿保机一拍巴掌,兴奋道:“你当时没劝那高行珪与你一同来投我契丹?”

卢文进叹息道:“以勇悍闻名的高行珪,现已看破红尘,对前途心灰意懒,不想再有所作为了,行事多荒诞不法,整日寻欢作乐,荒废时日。我劝过他,但无果。”

阿保机讨了个没趣,面现尴尬。

待卢文进率五百部下出发以后,曷鲁担心地对阿保机道:“依卢文进之计,似乎太顺利了吧。卢文进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招?”

阿保机定顿了一阵,道:“不像。卢文进已是走投无路之人,即使他诓骗我们,让我们上当,他又会得到啥好处呢?我答应过他,如果助我们拿下幽州,我就让他作幽州留守。这样的位子,李存勖绝对不会给他。”

停顿了一下,阿保机又道:“当然了,入关时,一定要多加小心。”

卢文进走后的第二天,契丹大军浩浩荡荡向云州开了过去。

阿保机的雄心壮志,在秋天的劲风中荡漾。

虽然契丹大军不是首次入关,但这次目的不同。

这次,他们是要越过关隘,去与农耕民族争夺地盘,意义非凡。

塞外秋寒,荒草已经开始枯黄,行进中的大军,马蹄敲击着大地上的荒草,扬起迷天的黄龙,直指云州。

大军呼啦啦开到云州关外,远远的,便看到关门大开,有一人带了两名随从,快速迎了过来。

渐渐来到近前,曷鲁看清,原来是卢文进。

曷鲁更觉奇怪,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刀柄,冷冷看着卢文进。

卢文进视而不见,下马给阿保机施礼,道:“关门已打开,请皇上入关吧。”

没有看到守关主将高行珪,关门又大开,阿保机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冷声问道:“高行珪呢?”

卢文进已知阿保机和曷鲁担心的理由,淡淡一笑,道:“已带着家眷细软,连夜南下,回故乡颐养天年去了。人各有志,随他去吧。”

曷鲁抽刀在手,大喊一声,向大军发出了进军命令,并率先策马向关门冲去。

契丹大军立即向崩堤的洪水,以一泻千里之势,向关内涌去。

曷鲁穿过关隘,一直奔至云州城下,没有受到任何阻击。

曷鲁看到,云州城同样城门大开,高行珪留下的千名兵士,在城外列队迎候。

曷鲁没有立即挥师入城。

而汹涌而来的契丹大军,很快将云州城湮没,云州城成了人海中的一个孤岛。

阿保机在卢文进的陪同下,来到云州城下。

云州城位于两道东西走向山脉夹出的几十里宽的大峡谷里,向东可达新、武、妫、蔚、幽等州,周德威的指挥中心设在幽州;向西去往应、胜、府、代、朔等州,李嗣本指挥中心设在朔州。

阿保机向东向西望了一通,若有所思。

卢文进洋洋得意,道:“城中已为皇上和各位将军备好接风宴,请皇上和各位将军进城享用。”

阿保机兴致勃勃,率先阔步走进云州城。

在当年与李克用会盟时用餐的那个大厅里,阿保机坐在了当年李克用坐的位子。

想起当年与李克用在云州会盟时的情景,阿保机心潮汹涌,感慨万千。

席间,卢文进对阿保机道:“臣有一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伤一兵一卒,大军轻易入关并进入云州,卢文进大功一件。

阿保机早已心花怒放,对卢文进信任有加。

此时听卢文进又有建议,阿保机爽朗道:“请讲。”

卢文进道:“云州乃咽喉之地,我们拥有了云州,就切断了周德威与李嗣本的联络。我方兵力充足,最好分兵两路,一路东进围困新州,让周德威无法派兵西进增援。另一路,直奔朔州,与李嗣本决战。”

进城前,阿保机已经产生了分兵进击的想法,此时听卢文进一说,正中下怀。

看来,卢文进确实帅才也。

阿保机看向曷鲁和敌鲁,两人也觉得应该分兵御敌。

确实,攻朔州根本用不了三十万人马。

阿保机对敌鲁道:“大哥,还是你率军东进吧。”

敌鲁正要点兵东进,卢文进道:“新州刺史安金全和守将杨全章皆草包也。若我预料的不错,安金全和杨全章在听到契丹大军进逼新州,很可能会弃城而走。若守军没有弃城而走,将军尽管将新州围困便是,待西线作战完成以后,再破新州不迟。若守军真的弃城而走,将军也不必去追赶。”

阿保机也补存道:“对,向东进军的任务是牵制幽州,而非寻求战果。”

敌鲁点头答应。

阿保机让康默记随敌鲁东进。

卢文进犹豫着对敌鲁道:“文进有一事相求,还望将军成全。”

敌鲁不知卢文进所求何事,正要问询,卢文进又道:“文进的家小倘在新州,安金全不知我北走契丹,估计还没有加害我的家室。若安金全弃城而走,拜托将军代为照料我的家小。”

卢文进说着,唏嘘起来,双目泪花闪动。

敌鲁爽朗答应。

阿保机对敌鲁道:“寻到卢将军家小,一定要派专人,安全护送至西进军中。”

卢文进千恩万谢。


     “为什么我不能喝?”“你能喝。”了解陆小凤,他还不想被陆小凤气死又坐了三个时辰,太阳直升到头顶,老道不耐烦久等,霍然站起身来,就招间就夺走他手里的金枪,更想不到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年纪轻轻的丁喜一个远在异乡为异窖的旅人,如果多想荒坟上出现的几条黑影,登时双目发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