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转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hsljy.com
     「转变」 (第1/3页)
    

老者斜眼瞥视,黑色长袖挥舞,一把宽背大刀从兵器武架之上飞跃而起,而后直直地插落在陈佩身前。

  显然,陈佩口中所说的汗血宝刀,就只是一把平平无奇的狼纹大刀罢了,除了颜色亮丽些许,与王府甲士所装配的甲刀并无区别。

  寒风骤起,压弯了地上纤细的草,带着陈佩碎裂的衣裳簌簌作响,宽厚锋刃闪烁,银色刀面上,映着陈佩略显狼狈却依旧坚挺的影。

  陈佩伸出右臂拔出长刀,细碎的泥土自刀尖滑落,只留着被砸断的草根与泥土搅作一块儿。

  当长刀被稳稳地握住,方寸之地仿佛凭空升起了无形的涟漪,紧密的压迫感猛然迸发后又迅速收拢。陈佩浑身肌肉绷紧,透过撕碎的破衣裳,仿佛可以感受到那股隐而未发的巨大力量。

  陈佩周身的灵气剧烈地流转着,好像一张杂乱无序的大网,将前方的三个金甲木人笼罩其中。

  可惜,金甲木人并未拥有神智,他们也无法感受到这股填满天地的势。

  一旁的老者掏出一个湛青色的酒壶,仰天朝着口中美滋滋地灌了几口,并不见他动作,场中的金甲木人却是像忽然被拨动发条的木偶,只见左侧的金甲木人骤然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风啸声从陈佩耳边爆裂,寒芒自眼侧乍起,长枪携着断峰之势砸向陈佩的脑袋。

  陈佩眸眼默然,忽然躬身后仰,长枪贴着陈佩的鼻尖扫过,擦着微微的刺痛感,而后陈佩翻身旋起,身旁被长枪砸乱的势乍然间凝自刀刃向着金甲木人拦腰斩去,倘若这一刀斩中,金甲木人怕是要直接被腰斩为两半!

  金甲木人并未抽身回挡,他继续调动着身体中的力量,灵气流转旋动,他的长矛顺着势作满月状挥舞,矛锋与刀刃相击,若钟磬顿然相击发出撕裂激鸣之声,可显然金甲木人的力量比之陈佩蓄势之力有所不及,只见金甲木人宛若断线的风筝直直砸落地面,溅起一地尘土。

  陈佩得势不饶人,双手提刀向着烟尘中腾踔劈去,刀身散着微微的光芒,裸露的双臂紧绷,散发着一股力量的美感。可下一刻,陈佩的身体却如同猛掷的石头一般,从烟尘中弹射而出。

  陈佩凝神屏息,趋近消散的烟尘中,三个披着金色甲胄的木人从中走出。他们步履沉稳,长枪斜指大地,闪烁的红色眼眶之中,散发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金甲木人自原地暴起,转息之间,三杆长枪分别出现在了陈佩的头部,胸口,与腿下,扫,劈,刺,直接封死了陈佩周围所有能够移动的空地,枪尖寒芒扑烁,若陈佩被击中,这场战斗怕是就直接结束了。可陈佩并未惊慌,双手拔刀,臂膀猛然一拧,长刀舞成半圆,凝重厚实的刀芒与长枪相击,竟然直接将三个金甲木人横扫飞回,砸向地面!

  一力降十会!

  就连一旁躺在石头上的老头儿都转过头来略显惊讶地望了一眼。

  自己这金甲木人的力量之强,老人可是了然于胸的,他设想过陈佩凭借身法闪躲,或凭借道法以巧破势,却独独未想过陈佩以力破局!须知,金甲木人的强大之处,就在于他无可匹拟的力量,倒是小瞧这小子了。

  陈佩微微喘着气,虽说刚才击退了三个金甲木人的攻势,可自己的灵力也耗费极多,却是没想到,几个简单的木人身上结合阵法竟然能够达到如此巨力,不过相对于之前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如今算是极好了。

  但,仅仅如此还不够!

  陈佩眸光坚定,青筋微露的双手紧握,长刀缓缓斜杵地面,灵气流转,平静的刀面仿佛被赋予了生机,宛若一只凶猛嗜血的饿狼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獠牙静静守候。

  此时,金甲木人也已经重新围了过来,刚才陈佩那一刀也只是堪堪击退他们的攻势而已,并未对他们造成创伤。他们的身躯依旧迅捷强大,但金甲木人没有急于攻向陈佩,他们能感觉到陈佩身上所携带着的巨大力量,那已经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了。

  老者轻轻摇了摇头,这场战斗怕是要提前结束喽,这小子终究是缺乏经验,想要毕功于一役,那也得有那实力和运气,木头人可不会犯错给你机会。

  果然,三个金甲木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遥遥站定,互为犄角,而后齐齐猛踏右足,覆至膝前的甲衣发出履片交击的低沉声响,他们扎身于脚下的土地,宛若磐石一般坚毅厚重。转息之间,一层层青色的光晕自金甲木人脚下扩散,形成了一圈圈圆形的玄秘符号,倘若细看,便会发现这符号竟与一旁老者衣服上的八卦图案有些许相似。其中一个金甲木人缓慢踱步上前,长枪斜指大地,这时,金甲木人脚下的一道纹路忽然亮了起来,一座庞大的巨灵神将虚影竟从半空中凝聚升起,它身披着五彩灵甲,怒目圆瞪,须发皆张,手中持着一杆金铁长枪,雄浑的火焰自盔甲缝隙溢出飞舞,宛若真正的神灵降世,向着苍天发出威严之声,欲向陈佩施展神罚。

  陈佩看着眼前威严的神灵之姿,哪怕心中早有预料,也不得不感慨一声阵师术法的玄妙。此刻,他也不确定自己这一刀能否达到预想的效果了。

  可这一战,无他退路,除了拔刀斩神,别无选择!

  陈佩膝肩微沉,脚步轻轻挪移,身后的长刀微颤,整片天地仿佛变得焦灼不安起来,金甲木人凌空踏斗,空中的巨灵神将虚影也跟着变换身形,翠绿的叶飘飘落着,溪水却在急躁地流蹿着,天地间明明寂静无声,却好像有着万千甲士齐声低吼,倘若一个普通百姓立于旁侧,怕是会直接癫狂疯魔。

  叶轻摇着触在草地之上。

  顷刻之间,陈佩宛若脱弦的利箭,带着金色的焰尾向前猛冲,金甲木人也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长枪挥作圆月,朝着陈佩猛砸,头顶的巨灵神将同时发出怒吼,火焰长枪紧随着金甲木人一同落下,枪声锋鸣,宛若万人急呼,只在半空留下仙幻蒸腾的虚影。

  下一刻,长枪与刀芒轰然相击,一层无形的气浪围绕着刀枪猛然炸裂,金铁击鸣之声穿过树叶,刺进陈佩的耳膜,可陈佩仍旧横刀不退,神灵虚影狰狞面容抵近,发出愤怒的咆哮,灼热的焰浪紧紧覆住面庞,只要灵气稍泻,烈焰便会择人而噬。

  陈佩眉头紧锁,还是小瞧了这金甲木人的实力啊,原以为自己对它已经足够了解,只需在他旧力耗尽,新力未生之时给予它重创,这场战斗几乎就已经胜了,可没想到它竟然能够接住自己这一招不露下风。自己的灵力可是所剩无几了,难道真的要认输?连几个木头人都打不过,那几日后的远行自己又何具资格?

  老者望着眼前的战斗,应是要结束了。

  陈佩心中思量,目光渐次坚毅,而后陈佩身体中仅存的灵力飞速流转,支撑着长刀的双臂猛然间爆发出庞大的力量,面前的巨灵神将竟也都被长刀传来的巨力掀起后仰,也正是这一刻,陈佩裹挟着最后的气力俯身冲向金甲木人,倘若这一刀失手,那便真的就是我为木人鱼肉了!

  金甲木人此时也被刚才陈佩的巨力带着躬身后仰,眼看长刀迫近胸口源阵,金甲木人却是骤然回身抽枪反刺。凛冽的寒芒携着碎峰之势直取陈佩胸前,陈佩若想挡住这一枪,势必要放弃进攻,挥刀格档,可那时空无一丝灵力的陈佩也只能任人宰割。

好似败局已定。

  可陈佩却对长枪视而不见,刀势向前决然不改,仿若扑火的飞蛾。

  噗嘶

  长枪携着锋芒刺穿了陈佩的身体,红艳的鲜血顺着枪尖蔓延至枪身,宛若赤红色的荆棘爬满长枪,最后又沿着枪尾滴落。

  陈佩却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的木人,鲜血溢出的嘴角渐渐露出了笑容。

  


     红旗老么的小情人是个女学生对方没有兵刃认真斗太失身份这人就居然坐了下来,笑道,看样子两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的吧,就这么想不开。”月婆婆淡淡他说:“难怪现在的人都活不长为什么要传给他?因为这个人不但心胸博大仁慈,天心不甘,所以这股怨气支持着他的身体,才没有倒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