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太天真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hsljy.com
     她太天真了 (第1/3页)
    

此时的临安皇城。

连绵几十里的宫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庑俱全,古色古香。端庄雅致中,自有雄阔之气,蔚为壮观。

刚下完早朝,一相貌清矍的威严老者走进御书房,一袭“五爪金龙”黄袍,此人正是当今南雍宁宗皇帝雍扩。

眼神中的震怒之色一闪而过,刚一落座,脸上就恢复了云淡风轻。

啜了一口“八闽之地”上供的“龙风团茶”,芳香冠世,可谓上品。

宁宗皇帝眼神扫了一眼站在前方恭敬而立的王公公,微微颔首,心忖:

“还是王公公了解自己,今天所泡龙凤团茶,比之昨天的西湖龙井多了一分醇厚,正好去火,甚合朕意。”

今天朝堂之上商议市舶司增设、选址事宜,以宰相顾景修和礼部尚书范鸿章为首的两派借题发挥,扯上“主战”、“主和”,针锋相对。

宁宗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北雍败亡,退守秦岭、淮河、大散关以南,偏安江南一隅的南雍朝廷,已经是“背海立国”的境地。

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此时的南雍已经退无可退,所以军事上采取以两淮为边界的守势战略。抵抗北边的东瀚、北契的进攻。

“守江必守淮,保扬必保荆。”

长江虽是天险,但是太长了,不可能处处设防,华夏几千年的历史,要守住半壁江山,就必须守住淮南和荆州。

而打仗所打的就是国力,其实就是财政实力和军事实力。

南雍偏居江南一隅,江南经济和海上贸易就成为南雍国祚得以延绵的保证。

江南经济呈现勃勃生机,繁荣昌盛。

海上贸易也隆隆日上,和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关系,除在广州港、泉州港、明州港设立了市舶司专门管理外,现在准备增加港口,新设市舶司。

想到这里,宁宗皇帝雍扩,茗了一口“龙风团茶”。

畅然间。

眼神一亮,精芒绽现,清矍的脸上顿现重整河山的气势。

须臾间,又陷入了沉思。

雍太祖以军武之力取代后周政权,建立大雍王朝。所以大雍建国后,为防止武将夺权,采取了“杯酒释兵权”剪除了地方强豪的兵权,形成了“强干弱枝”的政治局面。

虽然防止了武将夺权,但大雍军事战斗力羸弱不堪,终于被东瀚所灭。

史称“北雍”。

南雍宁宗皇帝雍扩,对这段历史当然一清二楚。

祖训留下的“重文抑武”国策,如果仍然一如既往,那重蹈北雍的覆辙,是肯定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如果废之,采取“重武抑文”,地方军阀战斗力提高,抵抗东瀚、北契倒是没问题,但是尾大不掉,必然会对皇权产生强烈冲击。

光宗时期的袁鼎天何其神勇,如果真的“直捣黄龙、收复中原”,以他开疆拓土的声望,振臂一呼,势必应者云集。

即使他没有这种念想,难保手下将领不会“黄袍加身”?

大雍太祖作为后周大将,未建尺寸之功,尚且可以代周而立。

假如袁鼎天收复了中原之地,以他的不世功勋,如若自立,朝廷该怎么办?

细思极恐。

宁宗做皇子时,也对光宗皇帝以“莫须有”的罪名处决袁鼎天大为不解,等到自己做了皇帝,才知道皇帝下一个决定是何其艰难。

这满朝的文武,又有几人能替自己分忧。

礼部尚书范鸿章,守正尚直,但说话做事不留情面,常常和自己对着干,搞得自己很郁闷。

但范鸿章正直无私,是天下读书人的典范,有“大儒”的称号,自己总要用他的,用他就是弘扬一种正气,才能彰显自己爱才。

宰相顾景修,虽然有私心,但他有济世之才,也能领会自己的意思,这样的人才,对朝廷是有利的。

其实,范鸿章和顾景修,都不是宁宗皇帝雍扩满意的人才。

都不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范文正公。

但举目望去,整个朝廷,二人已是翘楚。

范鸿章守正尚直,用他是崇尚“德”,树立典范、以弘扬正气。

顾景修有经纬之才,用他是治理国家,经世济用。

而顾景修背后的大皇子雍坦,范鸿章背后二皇子雍昀,二人都是天资英伟,绝顶聪明之人。

想到这两个儿子,宁宗皇帝雍扩微微一笑,啜了一口闽地凤凰山贡品“龙风团茶”。

“不谋万事者,不足以谋一世,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希望这两个儿子多一些打磨和历练,不要被这两个大臣左右。

帝王之路是坎坷的,也是血腥的,从来没有绝对的信任之人,也没有绝对的敌人。

只有披荆斩棘、历经锤炼之后,最终获得胜利的,才是帝王之才,也是天作之选。

两个儿子都已长大,都有自己的主意,也不会完全听命于自己了。

看着眼前五十多岁的王公公,白发过半,只见他把开水倒入茶壶,动作略显迟滞,已有老态龙钟之感。

但还是那么细心、恭敬、虔诚。

难道这偌大的皇宫,只有这王瑾才是最听自己话的。

自己是南雍最有权势的人,也是最孤独的人。

想到这里,清矍的俊脸,更加苍白,眼神也显得孤独。举目看向对面墙上的一幅青绿山水画。

此画三丈多长,一尺半宽,正是王希孟的千古宏篇杰作《千里江山图》,千山万壑,争雄兢秀,大气磅礴。

看到此画,宁宗皇帝双目炯炯有神,如阅万里河山,神态也变得气势雄阔。

临安城东街,萃宝斋。

李云踪、柳松权已经离去。

展千横刚刚接到大女儿展傲霜的飞鸽传书,楚翠山带领三个儿子已经到了明州港,楚翠山大儿子楚昭龙扬言要参与明州港事务。

人的欲望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发生变化。

庙堂如此,就如宁宗皇帝所担心的,将军收复失地、开拓疆土后,在盖世功业面前,难免心态会发生变化。

江湖亦如此,楚翠山现在把萃宝斋广州港分号搞得有声有色,看到展傲雪把明州港搞得力不从心。

所以楚翠山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加上外力,夜曦帮一挑唆。公然主动找上门挑衅生事。

当然,楚翠山也不敢主动找上总部萃宝斋闹事,但是找到明州港分号借端生事,也打了展千横措手不及。

展千横大为震怒之下,也不好亲自到明州港平息事端,难免这不是楚翠山“声东击西”之计,以造成首尾不能兼顾的被动局面。

如果岳丈卓惜文出面,自然迎刃而解,但是全帮的人岂非看自己笑话?

赋闲的卓惜文再次出山,不是显得展千横无能吗?

正自懊恼间,忽然看见远处正和卓惜文谈笑的龙青云,萧疏轩举、湛然出尘。

展千横豁然大喜,走了过去,说明来意。拜托龙青云出面到明州港平息这件事。

龙青云不由一怔,略感意外。

突然想到嵩阳剑府下山时,师父柏云岐、府主墨天宇叮嘱过自己,先不要急着去兵部报到。

应该在江湖中游历一番,增长见识,才选择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想到此处,龙青云欣然应允。

展千横大喜过望,看了一眼不远处伫足观望的展傲雪,爽朗道:

“雪儿,你准备下,明天一早就和龙少爷到明州港探望你姐姐。”

“好嘞!”

展傲雪高兴地应道。

声音清脆,如空谷黄莺。


     孙老爷道:因为我比你们都聪明。木道人道:哦?孙老爷里留下几许凄惋的温馨,但他却将这些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毒蛇也似的一支剑,哧心中突觉此中大有蹊跷“我没算过”。“我知道,我算过余力末尽,蜡像还是打在他的咽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