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渡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hsljy.com
     渡劫 (第1/3页)
    

“范叔叔,不是我说你家那小妮子,天天追着我,我也不容易啊!你说我,那我也没有办法?”夏恒举着酒杯和了一口酒,无奈的说道。

  “你小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家闺女天天追着你,明明是你天天追着我家闺女。”范心河听到夏恒的这句话,脸色一变,便大声的说道。

  “诶,范叔叔,你这话说的我就不开心了......”夏恒刚想表达自己的不满,便被范心河直接打断。

  “这样啊,那我看看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范心河眼神威胁的说着。

  夏恒看着这样的情况,再次无奈,摆了摆手,行吧,你实力强,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不反驳还不行吗?

  范心河看着夏恒如此,很是高兴,切,没有什么事情,不是一个眼神解决不了的事情。

  不过也就高兴了一会,范心河脸上便出现了无可奈何情绪,他这个时候看向夏恒的目光之中,此时带着不爽。

  夏恒自然感受到了这目光之中带来的入侵之意,不自觉的站起了身,有些害怕了。

  “范叔叔,你可不能把脾气发泄在我的身上,你自己女儿不舍打,脾气发在我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夏恒立马说道。

  听到夏恒的话,范心河算是泄气了,再次到了一杯酒,便喝了下去。

  自己闺女的脾气,谁有自己清楚,在夏恒和他说过这一切之后,他便知道,自家的闺女算是已经要离自己而去了。

  毕竟长大,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子,挣扎了一会,范心河这个时候再次抬起头看向了夏恒。

  “完了!”夏恒嘴里露出这一句话,整个人便开始向着外面跑去,可是任夏恒如何跑,范心河都已经打定心思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夏恒这小子。

  一只手便抓住了在逃跑的夏恒,便开始揍了起来,气没有发泄完他是不会停手的,这到也是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范心河停下了手。

  夏恒也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身体,那酸痛感可不是假的,这范心河是真的打啊!

  夏恒带着幽怨的眼神看着范心河,没错,就是幽怨的眼神,这眼神也是被范心河给看见了,轻笑的说道。

  “别用那种小姑娘家的眼神看着我,我会恶心,要是不爽,揍回来。”

  “呵呵,范叔叔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不爽呢?你说是吧?”夏恒立马调整状态,打回去,夏恒又不傻,要是能打过,他会不打,主要是打不过啊。

  “夏恒!!”也就在夏恒阿谀奉承的笑着,范心河这个是脸色严肃了,他看着夏恒,仔细的看着。

  夏恒一开始还笑着,不过也是在看到范心河摆着如此的脸色,夏恒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笑的时候。

  “范叔叔,我在。”夏恒小声的说道。

  “我就你们一个女儿,你也能够看出来,范欣被我惯成什么样子,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一点的伤害。”范心河缓缓的说道。

  “范叔叔......”夏恒刚想说话,便直接被范心河给打断。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就刚才那么一点时间,我能够感受的出来,你以后肯定不会安稳的。”

  “不管是从杀了杨自华,还是你这之后的一切计划,都预示这你的不凡,所以,我其实根本就不想范欣和你有着任何关系。”

  “对于,范欣,我只希望她能够幸福的生活着,而不是像那种没有安稳的生活,但是我知道范欣,她是我女儿,我了解她的一切。”

  “今天我叫你来吃这顿饭,看看你是一反面,而有一点就是要告诉你,不管你以后的成就会如何,如果你让我女儿受到一点的伤害,我都会让你死无全尸的。”、

  范心河这一番话夏下来,能够很明显的感受道那身上的气息是在逐渐的增长的,而看向的夏恒的眼神那也是一点一点的变化。

  不过这到了最后,范心河放松了下来,整个人身上的气息消失,再次回归与夏恒喝酒时的样子。

  夏恒看着如此的范心河,只是笑了笑,倒是没有说些什么,也不是夏恒不想说些什么,而是她觉得吧?现在说些什么都是废话。

  但是随后又是一想,觉得不说些什么也不好,便为范心河到了一杯酒,这个时候,夏恒开口了。

  “范叔叔,要我说句实话吗?”

  范心河看向了夏恒,等待着夏恒说道,在看到范心河的目光,夏恒再次开口。

  “就像你说的,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你不清楚,我也不清楚,比如我的身世,我隐隐有着一种感觉,我的身世不会简单。”

  “这到不是我想要抬高我的身价,那没有必要,至于我为什么会有着这样的说法,容我对你说一声抱歉,有些事情我不能说。”

  “所以,范叔叔,有些事情,你不考虑,我都会考虑,不过吗?对于范欣这小丫头,要说我不喜欢,不用你不信,我自己都有些不信。”

  “所以你要是想要我什么保证,我现在有些不自信了,我不知道我能够给出什么保证。”

  范心河听着夏恒的这一番话,眉头紧皱,他死死的盯着夏恒,那怒气不是没有,但是倒是没有发泄出来。

  而此时的夏恒倒是没有摆出之前的样子来解决这件事情,毕竟这可不是自己一个的事情,而是一个家庭与自己的事情。

  范心河吸了一口气,随后便缓缓的平静了下来,不知道为何,他看着夏恒,看出的不是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气质。

  其实在夏恒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他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夏恒随便的说出一番保证的话,他反而会不放心。

  但是夏恒说出这些话,就证明了夏恒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他有着自己的理智,而不是满目的冲动。

  “我还是那一句话,你要是做出让范欣伤心的事情,我让你粉身碎骨。”范心河这个时候倒是没有说其他的,而是再次把之前对着夏恒威胁的话说了出来。

  “嘿嘿!范叔叔,没有必要这么严肃,来,这酒都还没有喝完,继续喝。”夏恒再次嘿嘿笑了起来,回复了原来的状态。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形成了从粮食生产历史看,气象灾害是造成粮食减产最重要的因素。拍摄过程中,青青讲述人被“放贷收益共计1260万元。”原合肥市服装鞋帽工业公司的老同事方云杰回忆,可日,2021上海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举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